iDealwine拍卖网站:苏玳甜酒,甜蜜的成功

通常和客户见面进餐,大家都带几瓶很出色的葡萄酒来配可口的中式菜肴,可最近在香港和客户吃晚餐时,有一个客人拿了一瓶1990年份滴金酒庄(Château d’Yquem)甜酒。

yquem这立马就引起了大家对苏玳(Sauternes)产区酿的贵腐甜白葡萄酒的讨论。每个人都认同来自该地甜酒质量优异,而且有些客人自己还有几箱,但是要找到合适的机会,开瓶饮用这些酒还比较难。在回到欧洲后,由于我对这个讨论非常有兴趣,我也问了其他的葡萄酒爱好者和一些客户,结果大家得出的结论都一样。这就给这个产区带来了一个悖论:这些酒质量都非常好,很受大家认可,可是却很少被开瓶饮用。

酿制苏玳贵腐甜白葡萄酒不是最困难、最有风险的葡萄酒,这些葡萄需要更长的时间来达到成熟,要综合适度的湿度、阳光、风,才能让貴腐菌感染葡萄,吸收果实的水分,让其缩水,聚集糖分。

风险性高

由于葡萄在树桩上待的时间要比正常时间长,因此也增加了收成被恶劣多变天气影响的可能性。在一些年份,由于天气恶劣,一些酒庄直接决定不酿酒。

在滴金酒庄就有这种事情发生,自1990年起酒庄在10个年份都没有酿酒,最近的一个年份为2012年。总体来看,在苏玳和巴萨克产区2200公顷的葡萄种植面积里,收成都非常低。按照规定最高的产量限度为2500升/公顷,但实际产量比这个标准要低,通常在该地区26个列级酒庄,产量都在1500升/公顷以下。

虽然产量低,苏玳贵腐甜白葡萄酒的供应量还是比国际市场要求要高。酒不受欢迎的原因主要有三个:第一,人们日益对甜食品的批评。这些酒每升的糖分含量在120克到150克之间,苏玳和人们推崇的低卡路里、低糖生活不太搭调;第二,和香槟一样,苏玳通常也是只和庆贺时刻挂钩,这使得大家开瓶饮用这个葡萄酒的几率很小,这也让消费者惧怕买这种酒。

最后,苏玳被大家一棒子打死,统一看做是餐后甜酒。这其实是个遗憾因为苏玳很多样性,远比这个简单的联系丰富。

在二级市场,列级酒庄的葡萄酒由于市场消费低,价格都非常合理,而且很多以前老的年份都压在酒商、中间商和一些私人收藏家手里,他们在意识到自己喝不完这些酒的时候,都又把酒转手卖掉。而且,相对那些期酒价格高昂,还要等上几十年才能喝的葡萄酒,这使得消费者将目光都转向二级市场里那些立马就能喝的葡萄酒身上。

在我们每两个月举办一次的网上拍卖会上,我们都建议每次拍卖200到300瓶苏玳葡萄酒,因此买家也能找到不错的葡萄酒。在最近的几场拍卖会上,有一瓶2009年份旭金堡(Suduiraut)葡萄酒(帕克98分),售价为52欧元(约合人民币376),一瓶1983年份的芝路(Guiraud),价格为62欧元(约合人民币450),一瓶1990年份的克利芒(Climens) (95分),价格为114欧元(约合人民币825),或者1975年份的法歌酒庄(Fargues),价格为138欧元(约合人民币1000)。

在拍卖会上,滴金在顶级苏玳酒庄中总是脱颖而出,是大家关注的焦点。随着几个世纪下来,酒庄已经建立起自己独具代表性的地位,而且因为酒庄庄主Bernard Arnault的原因,让这个酒庄的葡萄酒完全自成一类。在iDealwine10月20日结束的拍卖上,就有很多稀有、成熟的来自滴金的葡萄酒,展示了这个苏玳最著名的酒庄长远的投资收藏价值。

买家来自全球各地不同地方,主要是法国、英国、美国和墨西哥,而且一些葡萄酒的价格创下了历史新高。一款1914年份葡萄酒卖出了3120欧元(约合人民币2.26万),传奇的1945年份葡萄酒卖出了4080欧元(约合人民币2.95万),比最初估价高出了57%。另一个优秀年份,1947年份的葡萄酒在八月的拍卖中以2640欧元(约合人民币1.91万)的价格,卖给了一个来自阿联酋的买家,然后在十月卖给一个墨西哥买家时,价格为2340欧元(约合人民币1.69万)。

必买葡萄酒

一些老年份的葡萄酒是那些非常认真的收藏家、顶级餐馆和酒商必购的。但库存周转非常有限,有的酒在开瓶和被转手卖掉之前都要在酒窖里放上好些年头。一些产自克利芒、古岱( Coutet) 和法歌酒庄顶尖的苏玳年份,通常都能卖出高价,但总比滴金的价格要低很多。1929年份的稀有旭金堡就在10月份第一场拍卖会上卖出了1920欧元(约合人民币1.39万)的高价。

所以苏玳目前的问题不在于酒的质量或者价格身上,而是大家对这个酒的既有看法和低的消费率。除了最顶尖、稀有的葡萄酒,苏玳最近几年葡萄酒的价格涨幅只会体现在短期和中期。

然而,除了投资,对于那些希望找到价格实惠又很特别的葡萄酒,苏玳就是很好的选择,尤其是那些成熟的年份,目前已经达到非常完美的平衡。这个圣诞就是大家饮用这些价格实惠的葡萄酒的最佳时期。

苏玳好的年份名单:1900, 1921, 1937, 1945, 1947, 1955, 1959, 1975, 1983, 1989, 1990, 1996, 1997, 2001, 2005

撰文:Arthur de Lencquesaing for iDealwine

翻译:王欢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内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lease note that comments are subject to our posting guidelines in accordance with the Defamation Act 2013. Posts containing swear words, discrimination, offensive language and libellous or defamatory comments will not be approved.

We encourage debate in the comments section and always welcome feedback, but if you spot something you don't think is right, we ask that you leave an accurate email address so we can get back to you if we need to.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s

Champagne Masters 2019

Deadline : 23rd August 2019

The Global Riesling Masters 2019

Deadline : 24th August 2019

Click to view more

The Global Organic Masters 2019

View Results

Cabernet Sauvignon Masters 2019

View Results

Click to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