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瓶起底:葡萄酒大师赵凤仪

赵凤仪(Fongyee Walker)在去年成为第一位常驻中国的葡萄酒大师,成为了这个在全球只有区区350人的顶级圈子中的一员。她在葡萄酒上的才能于2004年带领剑桥盲品队打败牛津开始逐渐崭露头角。在2007年搬往北京后,她创立了龙凤美酒顾问公司。这一公司是目前唯一一家在中国内地授权开设WSET文凭课程的教育点。此外,公司还在2016年被表彰为“年度教育者”。她和dbHK杂志进行了一次直接而坦诚的对话,谈到了自己孩童时代的英雄Jacques Cousteau,她一直不曾有机会向已故祖母提的问题,以及为何她对自己的满足度只给88分。

您是哪个葡萄酒年份出生的?

我觉得自己更像是无年份的起泡酒。采用来自任何地方,任何葡萄,任何年份酿造的基酒,然后加上一点气泡,便成了我。

哪瓶葡萄酒激发了您对葡萄酒的热爱?

那当然是我在童年时代尝到的一瓶极好的Black Tower。对于一个孩子来讲,那实在是一瓶神奇的东西。当我被允许尝上一口时,那简直太令人愉悦了。对我而言,观看父母在饭后和芝士一起搭配喝葡萄酒实在是最绝对的高雅。我至今难以忘记那场景。

如果把自己比作一瓶酒,您觉得您是什么酒款?

我觉得我像是一款Brown Brothers Dolcetto and Syrah,用多姿桃和西拉这两种毫无干系的葡萄,在第三个地方酿造,还不确定故乡在哪儿,但又充满激情。喜欢和年轻人打交道,通常来讲还喜欢冒一些小气泡。但这些都没关系,最重要的是它充满乐趣。

您在什么地方最快乐?

在家里享用温馨美食后,和丈夫和猫咪依偎着一起躺在沙发上,然后漫不经心地看谋杀悬疑电视剧,静静地放松休憩,可能随着时间再喝上一点儿Boal Madeira酒,这是我最快乐的时候。

您最大的恶习是什么?

吃的,喝到,好吃的和好喝的。这是自我能记事起就主宰着我整个生活的最大恶习。我一定是唯一一个在十岁的时候,就在一家法国餐厅要求开一瓶粉红香槟做为生日礼物的孩子。

您得到过的一个最好的建议是什么?

我得到过的最好的建议来自英国喜剧团体Monty Python:“永远要看到生活中光明的一面”。就是这个。

如果您的酒窖进水了,您会毫不犹豫的先救哪瓶葡萄酒?

如果我的酒窖进水了,我可能就会就此建造一个水下居室。你要知道我的童年英雄是Jacques Cousteau。所以正如Jacques Cousteau,我希望在水下生活。我的梦想就是住在一个巨大的玻璃球里面。所以,如果我的酒窖在水下了,那将会正好给我机会来探索海洋的深度。

您认为葡萄酒行业最好和最糟的地方是什么?

葡萄酒行业最好的地方一定是那些你会遇见的精彩的人。他们富含教养,幽默有趣,充满活力和激情,并深爱所做的工作。你知道,并没有多少行业可以让你遇到这样的一批人。所以能和这样的人共事和工作是天大的愉悦和特权。这棒极了。

最糟的地方可能同样来自有如此多人对葡萄酒饱含热情这一事实。很多葡萄酒业内的人总是过高估计普通葡萄酒爱好者的人数,这是最糟的。你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热情满满地想要知道葡萄田和葡萄酒酿造的方法。很多时候他们只是想要一杯美味的饮品。有时候,我们在葡萄酒行业中有点身在其中不知处,自视过高地认为它是仿佛能治愈癌症一般重要的东西,但真的它不过是一种有趣的饮品,而我们应该只去简单的享用就好。

有哪些葡萄酒在您的必喝名单上?

这很难回答,因为我并没有一张必喝名单。我没有这样的单子,因为如果你不去写这样的酒单,你就不会有这个麻烦。死了就死了,又如何呢。它对其他任何人不会有任何不同,对我也同样。我从来都不理解必喝名单这个概念。张开双手拥抱生活给你的,而不要企图去操纵它。我一贯来坚信这一点,接受眼前的处境并完满地享受当下。

如果您可以邀请任何人来参加您的梦想派对,您会邀请谁?

如果真的是“梦想”派对的话,我想要邀请我已故的中国祖母。她在我的中文变好之前就去世了。所以我想要她来参加晚宴,给她递上她最爱的北京小食冰糖葫芦,然后问她在那个时候生在一个满洲贵族家庭是怎样一种体验;在30年代去北京并在北京饭店参加派对是怎样一种体验;在50年代逃离共产党的统治,然后在香港开始新生活又是怎样一种体验。所有这些问题,我从来都没有机会问她,因为我的词汇量实在太差了。我觉得她是一名极其非凡的女子,她是家族中第一个受教育的女性,也是家族中第一个从商的女性。所以我希望能在“梦想”晚宴上有机会和她谈谈。

以帕克的酒评评分系统而言,您给自己打多少分?

帕克评分系统的问题在于我的基本态度。老实说,我更愿意是一瓶友好、随性又不错的88分,而不是那些严肃的、过分萃取、酒体庞大的满分酒。我基本上就不具备那种复杂和深度来达到满分。我是说,我喜欢做为友好、多汁而好喝的88分,而且88在中文中十分吉利。我喜欢这个数字。

您会在您的葬礼上给来宾喝什么酒款?

我不相信上帝、来生以及任何死后的事情。所以我不希望为葬礼花任何钱。我更愿意在我死后做些更有意义的事情。我希望能继续支持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World Wildlife Fund),并雇佣更多犀牛保护人员来打击偷猎的人,以及防止猎杀鲨鱼。

所有这些都比在葬礼的葡萄酒上花钱更重要。反正我又不会在场享用,而且它也不会对我造成任何影响。所以不如省下这笔钱来改变世界,哪怕所有我能做的只是挽救一头犀牛使其免遭杀戮,那也值得。生命其实很短,我们在这个星球上的时间短暂而琐碎,所以试图帮助这个我们留在身后的世界吧。很抱歉让参加我葬礼的各位失望了,你们的葡萄酒钱被我捐给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了。

撰文:Natalie Wang

翻译:肖斐远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lease note that comments are subject to our posting guidelines in accordance with the Defamation Act 2013. Posts containing swear words, discrimination, offensive language and libellous or defamatory comments will not be approved.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s

Sales Manager

James Eadie Ltd
London, UK

Wine Ambassador Role

Ramón Bilbao UK
London, UK

Fine Wine Logistics Coordinator

IG Wines
London, UK

Sales Manager

Top Selection
London, UK

Assistant Retail Manager

The Whisky Exchange
London, UK

Marketing Manager

Ellis Wines
Hanworth, Middx, GB

Commercial Analyst

ATOM Group
Tunbridge Wells, UK

Customer Service Executive

Marussia Beverages
Marylebone, London, UK

HR Administrator

Amathus Drinks PLC
London, UK

Trade Marketing Manager

Australian Vintage Limited
Croydon, UK

The World Bulk Wine Exhibition

Amsterdam,Netherlands
20th Nov 2017

The Drinks Business Green Awards 2017

London,United Kingdom
20th Nov 2017

The Global Spirits Masters Lunch

London,United Kingdom
1st Dec 2017
Click to view more

Champagne Masters 2017

The only Champagne blind tasting in the UK, the competition will reward the best wines in the following categories:

The Global Rosé Masters 2017

With wines from the palest of pink to almost ruby red, bone dry to almost cloyingly sweet, reductively handled to barrel-aged, as well as gently spritzy to fully sparkling.

Click to view more